• «
  • 2018'06: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

花傾

“如果一生只有一次機會可以讓你忘掉最痛苦的回憶,你最想忘掉的是什麽?”



你和我一前一后走在那座橋上的時候,你在我身後輕輕地這麽問我。



我看到花開了,但不知道爲何我感覺這是花最後一次盛開了。



春天已經走到了終幕,也許明天最後一朵花也會消失不見。整個世界都找不到春天的蹤影。鬱鬱蔥蔥的夏天會自我們的頭頂上蔓延開來,但我知道那樣的季節是不屬於我們兩人的,那樣明媚得過份的季節,會讓我們流離失所。



在鋼筋水泥的森林中迷失方向,找不到蹤跡,沒有比這更可怕的了。



“與你相遇,認識你的所有事。”



我停下腳步,囘過頭把自己的答案抛給你。



你的臉看起來好像蒼老了很多,在春天年輕的風裏,你臉上的歲月痕跡被突現得無處可藏。



春天也不是屬於你的。



春天是屬於我的,屬於穿著水手服,把書包丟下在都市森林裏肆意奔跑的我的季節。



可是我的腿邁不開步子。



我的身體變得好沉,我的身體一刻也離不開愈發蒼老了的你的身邊。



“如果你遭遇了事故而失去記憶,只有一個機會讓你想起最重要的記憶,你最想要想起的是什麽?”



風吹得很低。



陽光從我的耳后照進來,我的發絲的影子映在你的臉上。



“你的名字,你喜歡的咖啡店,你常去的便利店,你家的街道。”



我說。



在我沒意識到的時候眼淚已經奪眶而出。



還有與你在一起令人安心的感覺,遁著那種感覺我就能找到你了。



我還想說這句話,喉嚨卻難受得說不出來。



“笨蛋!”



眼淚順著你蒼老,領角分明的臉上大滴大滴地滾落下來。



你的懷抱的溫度,雖然很冰冷,卻是讓人依賴的冰冷。



“叔叔也是笨蛋呢!”



我哽咽著還擊你。



“正因爲我們都是笨蛋,我才死都不想跟你分開啊。”



我像個迷路的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起來。
Comment





        
Top
Trackback
http://bennylabbits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6-cf38f337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