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«
  • 2018'12: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»

情人 B

Type B 白川希角度

又做夢了呢…剛剛醒來的夢境真恐怖啊…現在想起來又有點淒涼的感覺…

細節呢…已經記不清了啊…可是夢裏面的我,好像已經老了呢…

沒錯…長滿青苔的浣洗室裏面,借著蠟燭的微光,破舊的鏡子中映出的我的容貌…已經蒼老得不成樣子,臉頰也凹陷了,眼中空洞無光…真的很可怕呢…

我想我們的境遇不會得到絲毫的改善了吧…我們繼續這樣生活下去,那一天遲早會到來。

沒錯,我已經感覺到那一天越來越近了。

對不起,這一切全都是我害的,不是嗎?起因全都是我,這個背負著讓一家人(包括哥哥你)都得不到幸福的罪孽的孩子。

你們的幸福全部是被我剝奪的。

我不僅剝奪了你們獲得幸福的權利,而且我自己,更是生來就不被允許得到幸福的。

哥哥…最近很多事都沒有和你說過…是怕你擔心嗎?其實不是…我很清楚…是怕你的擔心加重我的恐懼…真是自私的男人啊…我…

沒錯,我一直在做噩夢…每天每天…每夜每夜…只要我閉上眼睛,那些詭異的畫面就一秒鐘都不會放過我…最近我還會夢到那些小時候傷害我極深的事…那些我好努力才忘掉的事…有時我也會夢到我非常恐懼會發生的事…比如昨天夢到的…生活在破舊的地方自己也變得好老好老…

還記得媽媽麽?哥哥…對…根本不可能忘記啊…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她將我趕出家門時的那張臉…

那真的是從小疼愛我的媽媽麽?

“滾出去!滾出去!你爸爸和我苦心經營的這個傢都被你毀了!”

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媽媽那麽猙獰的樣子。媽媽揪住我的衣領,將我猛地摔向門口,接著把我的行李一件一件地砸在我身上。

對了…還有那個小香水瓶…哥哥你不會忘記吧…因爲我一直嚷著想要…所以你從鋼琴老師家裏偷出來拿給我的那個香水瓶…那一直是我最最珍惜的東西。

媽媽將它扔下高高的閣樓,摔在冰冷僵硬的草皮上,碎了。

我是那麽軟弱,從來不敢發怒,也從來都逆來順受,即使在被媽媽摔出家門的那個時候,還期盼著她可以回心轉意。

我抱著最後的希望將目光投向婆婆,可是…

“孽種啊,孽種啊…”

婆婆一直重復著這個詞,看都不看我。

我就這樣被扔出來。

那個時候我多麽希望哥哥你在身邊啊…
Comment





        
Top
Trackback
http://bennylabbits.blog126.fc2.com/tb.php/6-382865a4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