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«
  • 2018'08: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»

情人 D

Type D 白川希角度

“沒有什麽能存留到永久,就算你失望也不能責備我。”

對於折磨著我的夢境和令我頗爲辛苦的現實生活,你擺出一副“無所謂,哪裏管得了那麽多”的姿態,對我抛下這句話。

哥哥你…從來都不會說出我高興聽到的話。

“害我變狼狽的元兇就是你!”

我對你的背影嚷道。你裝作沒聽見,這更讓我生氣。

原本不離身的小鏡子,被我丟在一邊。

我甚至有種把它砸碎了的衝動,但是我知道沒了它之後,沒人會再買給我了。

你會叫我節省,叫我只買最重要的東西,可你從來就不知道美麗對我有多麽重要。

街角的玻璃門中映照出我的臉,我覺得連自己的眼神都已經變了。

被生活破壞掉的美麗,讓我對所有事情都提不起興趣,在甜品店打工也掃興極了。和你的吵架也開始變多。

這一切才不是我的錯了。

更不是你的錯。

雖然我知道這一點,但還是忍不住把怨恨和不悅通通吐給唯一陪在我身邊的你。

無可奈何之下向自己最愛的你發洩的我,卻比學生時代對抗欺負自己的混蛋時要強悍百倍。

我是多麽愚蠢又沒用的男人。

對了,昨晚我又做夢了呢。夢境還是一樣的猙獰恐怖。

雖然夢到了小時候的事,那是媽媽還會溫柔地對待我的時候。

每天在學校裏都會被欺負的我,常常把心中的積鬱全都發洩到家裏的女傭優的身上。

搶走她的糖果,搶走她的玩偶,把她的衣服圍裙藏進壁櫥裏。

“喂,你乾脆去死吧,你再怎麽打扮都沒有我美。”

每次看到優對著鏡子梳理頭髮的時候,我都會對她這麽說,然後大笑著跑開。

啦~啦~啦~這些事都讓我開心得要死。

那個表面看起來溫柔無害的我有著極度S的恐怖一面,這一點連哥哥也不知道。

這樣的事,我永遠都不會讓他知道的…

離開傢之後,我經常會夢到有關優的事。

昨晚的夢境裏,我和優在爭搶一樣東西,那本來應該是小熊或佈偶,居然變成了…阿彰?

阿彰像個巨大的玩偶一樣,沒有意志,任憑我和優拉扯著,最後被我和優撕扯成兩半。

優發出無聲的大叫。

阿彰的身體從脊骨処開始斷裂,深紅色的血液和内臟像撕破了的枕頭的羽絨内瓤一樣大量湧出。

冰冷的血液沒過我的腳踝。

阿彰的心臟被血漿衝擊到我的腿邊。

我大喊著好討厭好討厭,掙扎著想要醒來。

血液卻越來越深地湧來。

血液的腥味混雜著不知道是誰的淚水的味道,充徹了我身邊每一寸空氣。

我已經,再也無法醒來。
Comment





        
Top
Trackback
http://bennylabbits.blog126.fc2.com/tb.php/9-98f3ac63
Top